员工风采_AG真人旗舰厅网址食品股份有限公司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 
 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员工风采

喷码工胡计珍:醉美木芙蓉

2015-09-17 07:48 来源:克明面业 阅读: [返回列表]

 喷码工胡计珍:醉美木芙蓉
周忠应

 
  花之美总让人赏心悦目,百花之中最让我心醉的当属芙蓉了。我生在芙蓉之国,对芙蓉有着血亲的情感。欣赏芙蓉,最适宜的是在霜降之后,在水岸边,去见其美人初醉般的花容,与潇洒脱俗的仙姿。
  又到秋天,但霜降未临,还不想早早地去水边寻觅芙蓉。前天周一,公司邀请全国道德模范孟繁英来公司作先进事迹的报告。孟妈妈的事迹非常感人,台下许多人眼眶含泪,感人的场景也深深地打动了我。我赶紧拍了几个镜头。其中有一个年轻的面孔,也是泪眼婆娑,一双眼睛红红的,还不断地用手拭泪,非常引人注目。她是来自长沙厂喷码房的胡计珍,犹如一朵含露的芙蓉,正开放着她心灵的瓣膜。
  胡计珍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,看似柔弱,但内心却非常坚强,从来不向别人坦露心迹,性格有些内向。在长沙厂喷码房上班,除了与喷码的同事交往密切外,还有个亲密的伙伴叫綦敏,可谓形影不离。然后,就是默默地工作,带头把喷码房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。她的生活非常单纯而平静。
  无论怎么一个平凡的人,只要善良的人,她都有美丽动人的地方。在长沙克明的一线车间,穿着工作服,戴着帽子与口罩,脸部就一双眼睛露在外面,看谁都一样。下班后,当你穿上自己的衣服,你就会展现出美丽的身姿。胡计珍,1米62的身材,精致的面孔,大大的眼睛,像个白领,绝对看不出她是一线的工人。于是,有人好奇地问她: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份轻松的白领工作?甘愿在车间当个喷码工?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胡计珍只是微微一笑,说:我喜欢克明,我喜欢目前的这份工作。
  她的回答很实在。其实在克明,无论你做什么工作,同样你会获得快乐、获得满足。克明就像家一样,身边的都是家人。这是胡计珍在克明的最大感受。喷码工又怎么了?一线工人又怎么了?问题是你能在这岗位胜任地工作,就是一种荣耀与幸福。
  今年29岁的胡计珍是一位非常敬业也是非常知足的人。就像芙蓉花,有充足的水分,给它一丝阳光,一到霜降它就盛开了。她默默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辛勤劳动,从来不跟人计较个人的得失与烦心的事情。
  来克明,胡计珍非常感恩一个人。他是总部商学院的毛先茂老师。毛先茂跟胡计珍的哥哥是同班同学,都是浏阳县人。2013年,在家呆了三年的胡计珍想到长沙找份工作,她哥哥与毛先茂闲谈说起她工作的事。毛先茂知道胡计珍是空姐出身,在南方航空公司当空姐与做调度工作做了七年。因结婚生小孩与丈夫双双回到了益阳。以前是令人羡慕的职业,并且拿着高薪,她能否去长沙克明的工厂当一线工人呢?毛先茂说对她哥哥说:“克明面业在长沙新建了一的工厂,现在正在招普工,就是怕计珍做不了。”
  “克明的牌子不错,我妹妹一定能适应的。”胡计珍的哥哥希望妹妹能去克明上班,再说,计珍的父母都住在长沙离克明不远的凯富漫城的小区,想回家也很方便。
  于是,在毛先茂的介绍下,胡计珍来到了克明,成为一名一线工人。刚开始的时候,她当手包工,大概手包了一个星期,便调到机包车间去了。在机包车间只做了三个星期,公司的喷码房缺人,胡计珍便报名参与喷码工的竞聘,在10多个人的竞争下脱颖而出,成为喷码房的一名工人。
  原以为喷码房是个非常好的职位,其实不然,喷码房的工资比包面工低,责任要重,经常需要加班加点。每天不管是上早班或者晚班,必须提前二个多小时到车间,领包装,每件50斤左右,一领就是几百件,还有华夏一面的包装盒,一件大概60多斤,一领也是上百件。原来在机场搞调度的时候,手里拿着对讲机,调度就是对着对讲机讲话,如今在车间,什么事都必须自己亲力亲为,一个月不到,一双细嫩的手便生了许多茧,粗糙得不敢示人。喷码房的员工流动性很大,都不太喜欢在这里干。胡计珍来喷码房不到一个星期,老喷码工就走了,什么事都靠自己摸索。工作两个星期换了几拨人,自己还是新手,不得不当起了师傅带新员工。半年的时候,她便带了6名新员工。如今她在克明呆了两年多,在喷码房就呆了两年。商学院的毛先茂老师当时也估计她干不长,谁知道她坚持下来了,而且做得这么好,这么满足。
  虽然没有明确胡计珍是喷码房的负责人,但她是喷码人其他两位同事的师傅,理所当然地担当起喷码房的“头儿”。在她的带领与感化下,洪军、唐金花与她成为喷码房的黄金搭档,一年多来再也没有出现异动。是啊,人家空姐出身,又多才多艺都能在喷码房坚持下来,难道我们不行吗?就这样大家拧成一股劲,把喷码房的工作搞得井井有条。她们三人成了非常要好的姐妹。有一次,唐金花感冒了,胡计珍对她说,这几天的晚班你就不上了,我与洪军两人轮流帮你上吧。洪军也非常热心,她同样知道唐金花的家庭情况,乐意多为她担当一些事情。唐金花有两个小孩,老公喜欢打牌,没有固定的工作,她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。唐金花的家离公司比较远,中途还有一段泥泞路,于是胡计珍与洪军商量,尽量少让唐金花上夜班。这三人默默地互相帮助着,并结下了深厚友谊。
  采访胡计珍的时候,她娓娓而谈。她的声音非常轻,轻得就像芙蓉花开的声音。我觉得胡计珍就如一株木芙蓉,清新地生活在克明的花园里。如历来有许多名人一样,我也喜欢木芙蓉。韩愈赋诗《木芙蓉》:“新开寒露丛,远比水间红。艳色宁相妒,嘉名偶自同”,将木芙蓉与水芙蓉作了比较。范成大一词:“冰明玉润天然色。凄凉拚作西风客。不肯嫁东风。殷勤霜露中。绿窗梳洗晚。笑把玻璃盏。斜日上妆台。酒红和困来。”赞赏了木芙蓉的傲霜之丽质。而苏东坡的词《定风波》:“两两轻红半晕腮,依依独为使君回。若道使君无此意,何为,双花不向别人开”,则将木芙蓉的“情与美”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  胡计珍像木芙蓉一样质朴而鲜艳,她非常有才,多才多艺,是长沙厂有名的才女。她是田径的高手,曾多次参加长跑比赛获得过骄人的成绩。在广州南航当空姐的时候,她为她们的机组在南航的长跑比赛中获得过两次亚军。她能歌善舞,今年在长沙克明广场舞比赛中,她与她的团队以灵动的身姿斩获了第二名。平时,有雅致的时候还写写文章,她写的通讯与感悟性的随笔多次被《面痴报》采用。
  胡计珍不善言辞,笑声也很淡,不喜张扬,却气质醉人。这让我又联想起木芙蓉的丽来。木芙蓉开花时波光花影,相映益妍。其中有一珍贵的品种叫“醉芙蓉”,又名“三醉芙蓉”,清晨开白花,中午花转桃红色,傍晚又变成深红色,就如一位美人连饮三杯的醉态。我突然觉得,眼前这位胡计珍不就是传说中的“三醉芙蓉”么?当空姐时,温馨可人;南航搞调度时,从容有度;一线当工人时,质朴而靓丽,她的这三种醉态正如“醉芙蓉”一样给人美的遐想与敬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