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风采_AG真人旗舰厅网址食品股份有限公司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 
 
 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员工风采

包面工王丽:芬芳流荡紫云藤

2015-06-19 15:11 来源:克明面业 阅读: [返回列表]

包面工王丽:芬芳流荡紫云藤
周忠应
 
 
     在戴望舒的雨巷中,有一个丁香般的姑娘,这姑娘郁积着许多忧伤。而我眼里也有一位丁香般的姑娘,她却有着丁香般的快乐与坚强。
  她叫王丽,是遂平克明包装机的一线员工。王丽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,同名的特别多。5月10日是母亲节,王丽在她QQ空间写了一段话:我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个王丽,但我更知道,我是妈妈的限量版,让世界存在独一无二的我。母亲节到来之际,祝母亲及老公的母亲,我的婆婆节日快乐!感谢老公的母亲把她老人家的限量版,世界上也独一无二的王满给了我,让我们幸福相守一辈子。
  俏皮而又饱含深情的话让人嫉妒,也让人感到无限温暖。这股温暖仿佛让我闻到了丁香花的芬芳。丁香花清新淡雅,冰清玉洁。这仿若我见过的平凡女子,遂平克明的包面工王丽。事实上,叫王丽的人很多,我生活中的熟人最少有五六个叫王丽的,我的QQ空间,常常有王丽的留言,但王丽两字背后是不同的女人。
  我与遂平王丽只是匆匆见过一面,不过却印证了我们公司的广告词:“一面之交,终生难忘。”她那美丽而朴素的形象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。看起来,她是一位单薄的女子,皮肤相当白净,而且是白里透红,而她的双手却与她皮肤极不相衬,当她伸出手跟我握手的时候,仿佛握住的是一个男人的手,厚实而粗糙。
  见我对她的手有些敏感,王丽淡淡一笑,说:“我们一线的员工都是这样”,并将左手递给我看,只见几个手指头都粘着创口贴,她说这样就不容易伤到手指。这是劳动者的所独有的记号,抑或一个劳动者对双手的保护与尊重吧。
  这不由得让我生出一种对劳动者的膜拜与敬重。八零后,九零后属于娇生惯养的一代,尤其是女孩子,哪个愿意到生产一线从事体力劳动?王丽告诉我,她很热爱这项工作,作为克明面业一线的包面工,她有着劳动的快乐,有着工作的充实,有着精神的愉悦。
  从去年开始,公司上下都在学习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,在他《六项精进》一书中,第一个观点是“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”,说得很好。他说,只要喜欢你的工作,再努力也不觉其苦。拼命工作是辛苦的事情,辛苦的事情要一天天持续下去,必须有个条件,那就是让自己喜欢上现在所从事的工作。如果是自己喜欢的工作,不管怎样努力都心甘情愿。
  在王丽身上,得到了充分的验证。王丽不仅喜欢她的工作,她还把工作当成一种莫大的快乐。她说,不管在家里还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不快乐的事,或者遇到了什么压力,只要一到车间,什么都放下了。工作的忙碌与充实让她抛开尘世的一切羁绊与生活的烦恼,让心灵在劳动中得到沉静。
  假如,上班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;假如上班的时候,一个人怏怏不乐,她们组另外两个同事就会问你:“怎么啦?为什么不开心?”
回答最多的就是:“没有啊,开心呢。”王丽静静地说着。
  王丽讲话的速度不急不缓,有条不紊,脸上始终保持着阳光般的微笑。通过深入的采访,我捕捉到了她微笑背后有种如丁香般淡淡的忧伤,这种忧伤在我眼里是一种高贵的气质。
  这时,戴望舒的雨巷似乎又出现在眼前。
  幽深的小巷,丁香枝矮花繁,细细碎碎地点缀在枝叉间,花儿状似长筒十字心结,不浓不艳,紫中露白,白中带紫,远远望去一团团,一蔟蔟,如云、如霞。她优雅开放,沉静逸香,,弥漫四方。撑着油纸伞梦中飘过的女郎,小巷深处飘满丁香花的惆怅,朦胧中若隐若现,树影的婆娑中,丁香花的香气,在绵绵的细雨中柔柔飘荡。
  在淡如花香的语气中,我渐渐认识了眼前这位可敬的一线员工。
  王丽是2009年进入克明的。刚工作半年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那时候,丈夫王满也在克明上班,他是2008年进公司的。他们都想要第二个孩子。于是,上了半年班的王丽便辞职回家了。后来在检查中发现,肚子里的小孩发育不良,她便放弃怀中的孩子。休息半年后,她再次回到克明。她觉得克明是个温馨的地方,在这里上班,踏实,安稳,心情舒畅。
  记得刚来克明的时候,有一次感冒了,声音沙哑。车间主任王云霞很是关心,问寒问暖,还为她买来了感冒药,打来白开水。王丽觉得王主任比自己的老公都好。王云霞在与王丽的聊天过程中,知道了王丽的情况,婆婆患有严重的冠心病,风湿病,公公也患有腿疾。家里还有一个弟弟,负担很重。王主任经常跟同事去她家看望,给婆婆买一些补品与慰问金,让王丽觉得这是在公司上班的风光与温暖。邻里左右也总是称赞克明面业很有人情味,在这样的企业上班,就一个字——“值”。
  丈夫王满,与她是自由恋爱结的婚。两人都姓王,王丽经常风趣向人介绍,他们是同姓恋。王满因为身体不好,胃出血,身体虚弱,同时喜欢抽烟喝酒,身体每况愈下。2013年,王满辞去克明的工作,回家照顾长年吃药的母亲与接送儿子读书。于是一家人的重担便落到王丽的身上。
嫩肩挑重担。为了多赚钱,王丽放弃了所有的轮休时间,每天天不亮就来到了车间,回家也是最晚的一个,上班时间常常超过11个小时。家里人为了让王丽安心工作,家里的事一般都不告诉她。就连13岁的儿子王佳豪在今年4月初,在家玩耍的时候,头碰在铁门,鲜血直流,在医院缝了10多针都没有告诉她,她也不知道。因为早上儿子没有醒她就上班去了,晚上儿子睡着了她才回家。
  直到有一天,公司机器检修王丽放假回家才发现儿子的头上的伤痕。当时,见到伤得这么严重儿子,她一下把儿子拉到胸前哭个不停。王丽觉得自己不是个称职的妈妈,愧对儿子,没有时间关心儿子的成长,连病了伤了都不知道,更谈不上辅导他学习,带他游戏了。
儿子虽然调皮,但他挺懂事的。见妈妈如此伤心,就对妈妈说:“妈,是我调皮自己撞伤的,也不痛了,您不要伤心。我的男子汉,这点痛也算不了什么!”
  王丽连忙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,怜爱地抚着王佳豪的头,愧疚地说:“是妈不好,没有时间陪我的乖儿子,让乖儿子受苦挨痛了!”
  “妈,您就别伤心了,您要多赚钱,我以后还要读大学,要很多钱的。”佳豪摸着妈妈的脸,盯着妈妈说道。
  “只要你会读书,愿意读书,就是要去美国留学我也送!”王丽破泪为笑,同时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她觉得这份付出很值得。王丽告诉我,连续5年她没有给自己买过一件衣服,没有买过一瓶化妆品。
  王丽天生皮肤白净,她觉得最美的是自己的本质。再说,她也没有时间去逛街、参加聚会什么的,每天打扮得这么漂亮干什么,只要自己的家人满意就行。打扮花姿招展的,也不是一个劳动者的本色。
  王丽随意而谈,自然是真情的流露。每每提取自己的儿子,她有着说不尽的自豪。她告诉我,她只有初中毕业,下面有一个妹妹,一个弟弟。弟弟是超生的。她父母亲有重男轻女的思想,生了两个女儿后,硬是想生个儿子。本来家境不怎么好,由于超生受到了重罚,家境便更加困难,初中毕业后,连高中通知书都没有去取就辍学了。她不想自己的下一代重蹈覆辙,让孩子多读一些书。在孩子进初中的时候,她认为要好好辅导儿子,可是自己的文化不高,她只能把重任放到丈夫的肩上。丈夫身体不好,正好让他在家带孩子,照顾婆婆。在克明上班,工资待遇比较好,自己多加点班,每个月都有不错的收入。
  王丽淡淡的声音似乎有一种无穷的力量,这种力量震撼着我。我觉得坐在我面前的不是一个柔弱的八零后女子,而是有责任、有担当的女强人。就像坚强的丁香花。王丽告诉我,在她家的小院里种着一株丁香,每年的这个时候,就会给邻里左右带来了无穷的馨香。
所有的花都可以用娇艳来形容,而丁香却是坚强的。丁香花特别耐寒,不易遭受病虫害的侵袭,生命力极强,这小小的花具有中原人质朴、豪爽、真诚的特点。
  王丽说,丁香花能吸收空气中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,有改善环境、调节空气的作用,据说她的花香还有利于睡眠,难怪每次走到她的树下她都渴望有一个长椅,幻想着静静的躺在上面,甜甜的去做一帘幽梦。
这个读书不多的女子,讲起话却很有诗意。她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想像。我知道她是充实的、快乐的、幸福的……
  丁香是花更是药,人类离不开花香,也离不开药香。一帖丁香,是可以入脾入经的,尤其是她的芬芳,可以直抵我们的心灵。正因为丁香花具有独特的芳香、迷人的美丽,才使得历代文人墨客留下许多咏丁香的精美诗句:“三月丁香开满城,芬芳流荡紫云藤”;李商隐《代赠》中的“芭蕉不展丁香结,同向春风各自开”; 李璟《浣溪沙》中的“青鸟不传云外信,丁香空结雨中愁”的诗句。
  遂平克明的王丽不正是一株盛放的丁香么?